六盘水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西甲

小说连载第五章别那么矜持来坐姐旁边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18:23:46

小说连载第五章别那么矜持来坐姐旁边

马艳从楼上跑下来,趴在猫眼上看。

猫眼里,一个人抱着一捧玫瑰站在门口,花遮住了人脸。

老皮:送花的。

马艳:走错了,我没买花。

老皮:没错啊,这里是开发小区一号楼一单元2002号啊?你是叫马艳吗?

马艳:我是马艳。

老皮:钱是别人付的,你开门签收一下就行?

马艳没动:有签名是谁送的吗?

老皮:没有。

马艳:花放下就行了。

老皮:你得签收啊,要不然我们咋给老板交代。

马艳:那你把花拿走。

马艳门外,老皮郁闷。

李晓军嘴角露出一丝嘲笑。

老皮:好吧,我把花给您放外面了。

老皮把花摆在猫眼能看到的地方,离开了猫眼的可视范围。

李晓军悄声:失败了吧。

老皮:五十块钱不会白花。

马艳家的门果然开了,穿着睡衣的马艳走到玫瑰跟前察看。

老皮:马小姐。

马艳:你还没走?

老皮:您没签收,我没法给老板交代。

老皮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单据,递给马艳。

马艳:笔。

老皮:哟,我笔呢。家里有笔吧。

马艳不耐烦地拿着单据走了进去。

老皮跟了进去。

李晓军犹豫片刻也跟了进来。

马艳拿着单据在客厅的抽屉里翻找。

身后突然砰地一声。

马艳回头,发现老皮和李晓军站在门口。

身后的门已经被关上了。

马艳愣:你们,到底是干什么的?

老皮一边走近马艳一边笑:我们是什么人你肯定知道,你最近干过啥还要我告诉你?

马艳愣了一下,笑将鲜花插进花瓶:谁派你们来的?

老皮:谁派我们来的你肯定知道?

马艳笑:别套了,你这种人我见多了,我的弱点就是没什么优点。

老皮笑:遇到同行了,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,我这人罗嗦,你又长得年轻漂亮,青春易逝容颜易老,我不能浪费了你无价的青春,让这位小律师给你讲讲吧。

李晓军:我们是法律事务所的,有人向我们求助,说你拿着她的大尺度照片实施敲诈,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是犯法的?

马艳笑了:我当啥事,那你们私闯民宅也是犯法的吧?

李晓军愣。

老皮:都是出来混的,装什么呀。

马艳笑:我要是不给呢?

李晓军:你用照片敲诈我当事人,已经构成犯罪,我当事人本来可以告你敲诈罪,考虑到隐私问题,才让我们来调解这事,我希望你悬崖勒马,把照片还给我当事人,我们也就既往不咎。

马艳打量李晓军:小兄弟有点意思啊,咱们到楼上好好谈谈,怎么样?

李晓军犹豫,老皮不语。

李晓军跟马艳沿着楼梯,来到二楼的卧房。

老皮在一楼客厅打开电视,将声音调大。

老皮仔细观察马艳居室。

二楼房间,马艳坐在床边:来,坐我旁边。

李晓军不动: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,数额较大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;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像你这种勒索我当事人去进行性交易,情节已经相当严重,我当事人如果报警,你至少得判三年以上有期徒刑。如果你把艳照放到网上,不但会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罪,而且还会构成侮辱罪,你想清楚。

马艳笑:哟,还真懂法,刚毕业的大学生吧?

李晓军:你把照片交给我们,我保证我的当事人不会追究你任何责任。

马艳:雇主给你多少钱?你师傅拿多少?落到你手上有能有多少?我给你一倍的价格。

李晓军不耐烦:你必须清楚你犯罪情节的严重性。

马艳:你这么帅气又有文化的小伙,干点啥不好,干吗跟着人家要债?

李晓军:说你的事吧。别一条道走到黑了。

马艳:我看你长得疼心疼的,要不你跟姐混吧,给姐当个小蜜,姐给你发工资,保证比你现在挣得多!

李晓军强压怒火:你说话放尊重些。

马艳哈哈大笑:别那么矜持,来,坐姐旁边。

李晓军不动。

马艳撩起自己睡衣的下摆,露出雪白的两条大腿。

李晓军把头扭向一边。

马艳:别怕,不会有人知道的。来呀。

老皮在楼下喊(OS):完了没?干啥呢?

李晓军扭头欲走,马艳抢先一步堵在门口。

马艳冲楼下:老头,要不你也上来。

李晓军:你闪开。

马艳:我不,我不让你走嘛。

李晓军一把把马艳拨开,走了出去。

马艳扶着门框笑。

老皮仰头看到扶着栏杆的李晓军笑:没拿下?

李晓军扶在栏杆上不语。

老皮从楼梯上爬上来:我来教你。走。

李晓军拉老皮:记住,我的条件。

老皮:又不相信我了?

老皮笑着走了进去。

李晓军跟了进去。

马艳镇静地坐在梳妆台前补妆。

老皮和李晓军进来。

老皮:我徒弟肯定把法律知识给你普及了。雇主的钱我已经收了,总得给人家一个交待吧?

马艳从行李里抽出一榻钱:这是五千块钱。你们拿着走吧。你们也不容易,我不想亏你们。

老皮:啥意思?把我们当成讹钱的了?

马艳:我还有事,钱你们爱拿不拿,反正东西我不会给你们的。

老皮: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我们收了委托人的钱,事没给人家办成,再拿了你的钱,这是什么作风?这是腐败!这是犯罪!这是社会败类才干的事情。你不自己拿出来,我们只好自己找了。

马艳:你们敢翻我东西,我马上报警。

老皮:报吧,警察来了还指不定抓谁呢。我们大不了就在号子蹲几天,受人钱财总得有所付出嘛。你的情况,可比我们严重多了吧,是不是,小律师?

马艳愣。

李晓军也愣。

老皮对李晓军:还愣着干啥,找照片啊。

李晓军对马艳:我劝你还是拿出来吧,别真的搞到上法庭这种地步。

马艳沉默。

老皮自己开始翻找。

马艳看到老皮翻抽屉有点急了:不就是一个破优盘和几张破照片,我给你们还不行吗?

老皮笑:晚了,我得看看还有啥好东西。

老皮打开马艳的抽屉,看到抽屉里两个手机,装着五六张SIM卡的小卡袋,一条海星手链。

马艳紧张:别翻了,你要的东西在第二个抽屉。

李晓军拉开第二个抽屉,找到了装在另外一个抽屉里的信封,信封里有优盘和照片。

李晓军:找到了。

老皮合上装着手机和卡的抽屉。

马艳松了口气。

老皮在马艳电脑上试优盘,有密码。

老皮:密码多少?

马艳笑而不语。

老皮笑,再次走到刚才自己拉开的抽屉旁,拉开抽屉。

马艳再次紧张。

老皮:我看你也不是个做正常生意的人,别告诉我你是卖手机卡的?手机我不要,免得你说我入室抢劫,我把这些卡先拿走,你想清楚再告诉我优盘密码。

老皮找了个塑料袋,将手机卡装了进去。

老皮拿起海星手链:这东西拿去送情人。

老皮将海星手链也装进了塑料袋。

马艳急了:我把优盘给你打开,你把塑料袋里的东西还给我。

老皮:别耍花招啊。

马艳在电脑上敲密码,优盘打开,里面全是照片上的备份。

李晓军对老皮:东西拿到了,咱就赶紧走吧。

老皮:急啥,这个塑料袋里的东西看来对马小姐挺重要,我想知道能值多少钱。

马艳急:你怎么不讲道理?说好的交换的。

老皮:是说好交换的,但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等价交换?我怎么知道你没藏着备份?

马艳愣了一下,抓起桌子上的钱:大哥,真的没有备份了,这五千块钱你也拿走吧,袋子你还给我。

老皮:钱我不能要,我可是有职业道德的,我答应人家雇主不遗留一张备份的,我就得说到做到,塑料袋里的东西我先保存着,等到真的没有备份出现了,我再还给你。

李晓军不耐烦了:老皮,我告诉你,你这是敲诈,我不会跟着你犯法的。

老皮也不耐烦了:你懂什么啊。

李晓军怒:你这么做跟她有什么区别?你要是坚持这么做,我就报警。

老皮:爱报报去。

李晓军走到栏杆处拨110:你以为我不敢?

老皮急忙跑过去拦他:你怎么一根筋?我真后悔让你一起来了。

李晓军按下了拨出键:你该庆幸我跟着一起来了。

老皮夺李晓军手里的手机。

马艳趁老皮和李晓军纠缠之际,扑过去抢老皮手中的塑料袋。

老皮顺手推了马艳一把,没想到马艳脚下一滑,手没有扶住栏杆,整个人从栏杆翻了下去。

李晓军急忙伸手去抓,抓住了马艳的衣服,衣服刺啦被拉断,马艳从二楼掉了下去,身体撞到一楼的茶几上,一动不动了。

老皮和李晓军都懵了。

老皮和李晓军扶着二楼的栏杆惊恐地看着楼下。

楼下,穿着睡衣的马艳爬在客厅地板上,一动不动。

老皮手一松,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掉在他脚下,海星手链从塑料袋里露了出来。

李晓军慌慌张张从楼梯冲下去,老皮紧跟其后。

李晓军试探性地摇晃地上的马艳,马艳依然不动。

李晓军将马艳身体翻过来,看到马艳满脸都是血。

老皮伸手去试马艳的鼻息,然后像触了电似地往后退,跌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。

老皮:她,她死了。

老皮惊恐的脸。

待续

看全本小说请移步微信公众号:石幸博(xianshixingbo)

万艾可伟哥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天天吃

印度神油擦了好烫

伟哥吃了多久有效果

西地那非片多少钱一盒6

相关推荐